Bgirl Ling不斷成長的街舞生命

記者:黃皓琳

香港breakdancers 叫簡威玲做Bgirl Ling,她是比名副其實更名副其實的Bgirl。她參與的breakdancing比賽、擔任裁判或顧問的breakdancing賽事、出席的breakdancing講座,加起來超過100次,而教授breakdancing也有12個年頭。她很清楚自己的目標和極限,把自己做得好的地方做得更好,有局限的地方改掉。

簡威玲給人親切的感覺。身材高桃,衣著寬鬆,一頂棒球帽,一身型格的打扮又不會太跨張,與一般打扮漂亮的女孩不同。她很有自己的個性,喜歡街舞在地上有節奏的動作,笑言自己稱得上是香港第一代Bgirls。

簡威玲自小受到家人影響,一直都十分有活力,參加不少的運動。在一次機緣巧合下,她到尖沙咀海傍觀看街舞表演,便愛上了這項運動。自此以後,她便開始學習街舞,每星期至少練習三四次。那時,街舞仍未流行,所以如果當她知道有人在公眾地方跳街舞,她就會立刻去觀看。中學畢業後,她在課餘時間到社區中心教跳舞。

簡威玲打每場比賽,都有不同的目標。例如外國比賽,她會盡力而為,獲取經驗;一些專為女子而設的比賽,她希望能取勝。令她印象深刻的比賽,是在菲律賓,因為去到當地後,有兩天參與當地的義工活動,教導當地小孩跳舞,把快樂帶給當地小孩,令她感受到十分滿足。她坦言:「跳舞有很多不同的表達方法,例如教人、比賽、把舞蹈動作推都最頂尖,以跳舞感染人也可。」

簡威玲認為自己的際遇很好,家人很支持她,也遇上很多幫助她的人,所以她很珍惜這一切,會把自己的事情和跳舞安排妥當,打理好自己,有長遠的計劃。

對於街舞,簡威玲在不同時期有不同的目標。初期,她以訓練動作和比賽為主。後來,開始教學生,並學習與人相處,學習怎樣教導學生。現在,她著重節奏,探索怎樣把舞蹈做得更好,並落力推動街舞。

簡威玲積極面對訓練和比賽,對於一些跳舞基本功,例如拉筋、體能、新動作等,她認為不算太困難,但也深知有些動作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難有突破,所以她會從其他方面鍛鍊自己,現時便著重節奏的訓練。令她感到最困難的是與人相處。她曾因為不滿隊友的自理能力低而選擇放棄她,這令她深感遺憾。事後,她對自己說:無論對方犯了什麼錯,仍然要對她好,嘗試給她機會;但當情況越來越嚴重時,就要決斷,這是無可奈何的事。她也明白到,只是要求別人對自己好,是不切實際的。

原以為與隊友相處很困難,怎料與學生相處更難。簡威玲教舞初期,堅持用自己的方式,先教導學生街舞的基本功。可是,男學生因她是女的,質疑她的能力和教授方式,要求先學街舞的舞步。結果因為雙方都沒有好好溝通,關係變得很惡劣,她甚至揚言只會教學生一個學期便走。事後,她認為當時的自己太快放棄和太堅持己見,沒有好好理解學生,忽略了學生的需要,年輕人期望先學習街舞的舞步是人之常情,他們總想能展示街舞型格的一面。幸好的是,後來學生有跟她道歉。自此之後,她便主動在課堂上教多一點不同的舞步,給予學生嘗試的空間。學生想學什麼,她都盡量配合。另外,她每堂都會給學生一些目標,希望他們能多嘗試,接觸不同類型的舞蹈,並教導他們正面的人生態度,鼓勵學生樂觀面對人生。

簡威玲曾在一個訪問中看到徐克導演說人生就是要做自己喜歡的事,令她受到不少啓發。她經常對學生說:跳舞能鍛鍊自己,拉筋、習舞步、記舞步等都很辛苦,但要咬實牙根挨過去。如果這刻連自己選擇的事都堅持不了,將來在社會恐怕什麼事也做不成。

簡威玲認為,現時香港不少Bboys和Bgirls定位好,既能在社會上工作,又能用工餘時間來用心跳舞,她身邊有些朋友便是這樣。而這種做法,早已在日本十分流行。她說,有朋友在日本街頭看到一群跳街舞的Bboys和Bgirls,聊天後才知道他們都有全職工作。當中有個跳得不俗的女生,更每天由早上9時工作到晚上9時,然後晚上10時到零晨2時跳舞,為的是要省下假期,去外國比賽。

近年,香港社會對街舞的看法改變了不少,簡威玲對此感到異常興奮。她指出,有不少區議會舉辦Bboys和Bgirls比賽,社區中心也提供場地,而出去外國比賽的人數也增加。中學方面現時很「開明」,有些中校更因應高中課程的「其他學習經歷」,邀請她來教班。2018夏季青年奧運會首次把breakdancing納入為比賽項目,雖然香港的5男5女代表在台灣參加資格賽時輸了,但讓大眾知道街舞不單單是一群人的自娛活動,而是能走向競技性的專業運動。

談及自己的breakdancing「 生命」,簡威玲說,身為一位全職舞者,可以有很多出路——有耐性的,可以教導學生;熱愛舞台的,可以爭取更多出台表演。至於她自己未來的定位,則會著重在推廣街舞文化上。她表示,台灣將舉辦一項國際性街舞比賽,邀請東南亞各地區舉辦分區賽事,遴選代表參加,她已主動參與籌辦香港區比賽。

Bgirl Ling又說,現在有人教跳舞,有人舞技高超 ,有很多兼職和全職舞者,而觀眾人數也很足夠,但欠缺一個平台,去把政府和各界的資源與街舞連結起來。所以,她直言在未來幾年希望能擔當政府與舞者之間的橋樑,連結雙方,向政府提交有關發展舞蹈的報告,為香港宣揚舞蹈風氣。

4 thoughts on “Bgirl Ling不斷成長的街舞生命

  1. 以前社會對街舞的印象很負面,認為是不良少年的行為,看到Bgirl Ling所說,外界對街舞的印象有了改變,實在讓人開心。

  2. 我自從小學三年級開始就有學中國舞。
    我認為能夠和一大班人一起跳舞的感覺特別團結,自我形象也會特別高。如果可以開設一個平台,來推動舞蹈文化就最好不過了!

  3. 支持香港舞者!香港給予舞蹈或其他藝術的資源本來就少,尤其街舞。而且市民對這些活動的認識亦不深。希望見到有更多媒體報導這些藝術。這樣,可以令更多人得知,了解這些活動。讓這項美麗的活動不至於消失於這個城市裡。

  4. 「做人無夢想,同條鹹魚有咩分別」,這句話聽得多,但真正堅持夢想的人卻又少之又少。在香港這個地方,夢想多數只能是「夢」,因為社會的風氣很奇怪,總是早早給你定下前路︰讀書、讀大學、做醫生、做律師。與此同時,政府的目光從不會放在藝術和興趣上,總是利字當頭。因此,運動、舞蹈、藝術等範疇總是得不到資源,有志於此的人很難以此為生。

    從簡威玲身上我看到的是對夢想的堅持,十分佩服她。因為在香港,能將自己的興趣變職業,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看到她說社會對街舞的看法有改變,這實在令人鼓舞,希望下一代說想以街舞為職業時,不會再遭人白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