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則西之死



魏則西事件在2016年4月開始在中國內地發酵,魏則西是一位21歲、就讀西安電子科技大學計算機系的學生,兩年前體檢時,染出患上惡性腫瘤「滑膜肉瘤」晚期,他是家中獨子,其父母為他輾轉到北京、上海、天津、廣州各大腫瘤醫院尋醫均無果。

隨後魏則西透過百度搜尋到有關疾病的訊息,第一條結果顯示北京武警二院的「生物免疫療法」。魏則西一家於是到北京與該醫院的李主任會面,據媒體引述,當時李主任稱這技術是美國史丹福大學研發出來,有效率達90%。當時魏家通過多種渠道查詢,發現北京武警二院確實是三甲醫院,李主任還多次上過電視台,估計應該沒有問題。自2015年9月開始,魏則西先後4次赴北京接受治療,花費20萬元人民幣,惟未見效果,腫瘤還擴散至肺部。魏則西把感言錄製視頻並放上網,在片中他稱:「我不想死,我21年的奮鬥和努力還沒有化為光和熱,我還有夢想,我想看看這個世界……我無法想象如果我死去,父母將怎樣度過他們的晚年。」由於醫生說他恐怕不能夠再支撐多一、兩個月,魏則西於是轉服標靶藥。

魏則西於2016年2月26日在知乎網寫了一篇題為《你認為人性最大的惡是什麼?》的文章,寫道:「想了很久,決定還是寫下來,不過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我就不把那家醫院和那個醫生的名字說出來,不過,相關的癌症病人應該能明白我說的是什麼,希望我的回答能讓受騙的人少一些,畢竟對腫瘤病人而言,代價太大了……百度,當時根本不知道有多麼邪惡……在上面第一條就是某武警醫院的生物免疫療法,DC,CIK,就是這些,說得特別好,我爸媽當時就和這家醫院聯繫,沒幾天就去北京了。」魏則西稱發現被騙後,有一個在美國的留學生通過Google幫他查詢,又聯繫了很多美國醫院,發現這種「生物免疫療法」因為療效過低,在臨牀試驗階段已經放棄不用,但在中國卻變成新技術。魏則西說在治療期間,有很多腫瘤病人家屬聯絡他關於「生物免疫療法」的療效,故希望大家不再受騙。魏則西於2016年4月因醫治無效死亡。

魏則西去世後,輿論矛頭指向百度,以及涉事的莆田系民營醫療機構。輿論指責百度搜索的排名榜,是由賣廣告的人以競價方式決定,排在首位的,並不是最適切的調查結果,而是付錢最多廣告商的宣傳。醫療類搜索競價排名業務是百度的重要收入來源,據報道指出,百度2013年的廣告總額為260億元人民幣,莆田的民營醫院在百度投放了120億元人民幣廣告,當中六成投放在搜尋引擎上,是故網民在百度輸入關鍵的醫療字眼,便會搜尋到莆田系醫院。

由於事件愈鬧愈大,外界開始探討內地醫療界的亂象,近年百度搜索引擎所採用的競價排名機制,雖因涉嫌縱容虛假訊息而數次備受質疑,卻始終未得到徹底整肅,百度是否應承擔廣告發布責任等引起關注。正積極推動醫療改革的中央領導層亦要作出行動回應,國家互聯網資訊辦公室牽頭成立特別調查組,派員進駐百度調查,以及約談百度董事長李彥宏。魏則西曾就診的生物診療中心已暫時停診。百度亦就此作出多次回應,堅稱北京武警二院是一家公立三甲醫院,資質齊全。

至於莆田系民營醫療機構更是被傳媒大起底,如今內地醫療市場已由莆田系四大家族。據內地傳媒報道,莆田人以赤腳醫生起步,如今莆田系主要形成四大家族,即陳、詹、林、黃。莆田系承包很多軍隊、武警醫院的科室,同時掌控全國80%民營醫院。報道指四大家族中,陳氏家族的醫院以華夏、華康、華東等字樣開頭,代表醫院有:南京長江醫院、南京長海醫院、南京港龍醫院、長江長沙醫院、上海申城醫院等。

詹氏家族旗下醫院以瑪麗、瑪利亞等字樣開頭,代表醫院有:浙江新安國際醫院、北京民眾眼科醫院、青島婦嬰醫院、黑龍江坤如瑪麗醫院、重慶坤如瑪麗醫院等。

林氏家族旗下以博愛、仁愛、曙光等開頭,代表醫院有:深圳博愛醫院、深圳遠東婦兒科醫院、上海仁愛醫院、上海遠大心胸醫院、杭州仁愛醫院、廣州現代醫院、南京建國醫院、南京正大耳鼻喉醫院等。

黃氏家族掌控北京較為出名的天倫不孕不育醫院和瑪麗婦嬰醫院外,還有北京美聯臣醫院、北京五洲女子醫院、重慶五洲女子醫院、呼和浩特五洲女子醫院等。

中國的醫療體制改革自1999年提起,2000年中央出台《關於城鎮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指導意見》,為醫改市場化開綠燈。2015年中央提出「供給側改革」概念,醫療也是其中一個範疇。到底內地醫療體制最終能否藉此事啟動徹底的改革,網上搜尋平台的刑責問題又該如何釐清,有待事件後續發展。

時間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