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俊華第9份預算案 2016-2017



財政司長曾俊華2016年2月24日發表了他任內第9份預算案,是他任內最後一份「完整」的預算案。曾明年若還在任,既已接近下任行政長官選舉,新舊班子交接前夕,「舊人」 不宜再有大動作,一切只為平穩過渡做準備。如果像傳聞曾真的參選特首,他將要在是年年底先行辭職投入選舉工程,則他明年此時甚至已不在其位了。

正如一般媒體這些年來都在報道財爺在預算案中的「派糖」方略,這份預算案被形容是「向中產大灑金錢」,像寬減2015-16年度75%薪俸稅,和個人入息稅上限為2萬元,寬減2016-17年度4季的差餉,每戶每季1000元為上限,就這方面的總稅務減省措施,加上豁免27000間食肆、小販和持有受限制食物售賣許可證商戶一年牌照費用、豁免2000間酒店和旅館一年牌照費用,還有寬減利得稅75%等措施,已達338億元,比上年度多出48億元,全港196萬名納稅人都將受惠於上述的薪俸稅退稅75%的措施。曾俊華自己都說,這是今年的「大利是(紅包)」。

(圖)

 

至於基層方面,則反而減少了,綜緩、長者生活津貼和傷殘津貼,上年度都有3糧,今年只有雙糧,連連續8年的公屋免租都取消了。曾俊華說有人認為公屋已經是政府補貼,再免租就對私樓住客不公平,這樣做是要平衡這種看法。

曾俊華經常被批評他每年的預算案都低估盈餘,這次宣布本年度的已收支平衡,似乎擺脫這項標籤,但翻開政府詳細收支帳目,原來今個財政年度政府不少收入均較預期高,而支出亦較預算為低。而更重要是,曾俊華在是次預算案中,將 2015年政府 450 億元的投資收益撥入房屋儲備金,才令最終財政盈餘較預期為低。若不計有關撥款,盈餘其實高達 755 億元,比預算盈餘高出一倍。

(表)

無論如何這是一份近10年來難得備受各方讚好的預算案,不但4大商會會長罕有現身立法會齊撐曾俊華,並即時回應,稱讚內容務實,能幫助中小企業和業界,連立法會內激進民主派人民力量陳偉業也大讚,這次預算是歷來「最本土」的方案,民協、公共專業聯盟、街工等泛民政黨,也表明不會參與拉布,其中民主黨主席劉慧卿說,預算案「貼近香港情況,並面向港人」,涂謹申更認為「預算案令很多市民感動,因感受到他很想解開香港的結,而不是打死結,如果投反對票,也很難說得過去。

至於多年來有批評曾俊華的預算案反映他「守財奴」的個性,有人在他這最後一份「完整」的預算案為他喊冤。前《信報》總編輯陳景祥2016年3月1日在《明報》的專欄,以《曾俊華真是守財奴?》為題指:「熟悉本地政情的人都知道,現屆政府內有兩條路線:一條是力主應該投入更多公帑資源在房屋、福利、安老等工作,不能做「守財奴」,光守覑幾千億儲備但甚麼都不做,不思進取。另一條路線則認為審慎理財是《基本法》訂下的原則,香港的稅基窄,長期的財政投入終會耗盡儲備,令香港陷入結構性財赤。財政司長曾俊華是後一條路線的代表,在現屆政府中,他應該就是那個『守財奴』了。」

陳景祥又說,曾俊華過去多年的財政預算,都以盈餘為主,到明年是他第10份預算案,新一屆政府即將上場,相信他會繼續交出一份盈餘預算,換句話說,在他10年任內,曾俊華都為庫房帶來盈餘。但陳認為這並不能證明他就是「守財奴」,從過去個政府年度公共開支佔GDP的比例,反顯曾並不是「慳(省)出盈餘」,從他上任前一個年度(2007/08年),公共開支佔GDP僅為15.3%,而在他任內的2013/14年度,公共開支佔GDP的比例達21.74%,更是回歸以來公共開支佔GDP比率最高的一年,其餘年份,該比率都維持在18%至20%之間,比過去在1980年代開始公共開支佔GDP平均約16%為高。

從這些數據的對比,很難說曾為「守財奴」。

(表)

 

香港自回歸以來,財政司長基本上已從殖民時期具有制定預算高度自主權的官員,逐漸變成「配合」行政長官決策的角色,這也是為甚麼預算案一般並未帶有獨到的經濟理念,媒體也只重視預算案派糖、以及各政策局資源分配,尤其是政府的政策建議和發展策略都由特首主導,財爺難有個人風格可言。

以這份明年度預算案為例,推動創新方面,注資20億元成立院校中游研發計劃、科技園斥資82億推動智能生產和研發、成立20億元創科創投基金、推動發展金融科 技等,都是行政長官在今年施政報告中要推動的工作,其他如一帶一路、土地資源開發等方面的工作,都是配合施政報告的財政開支項目。

但曾俊華在這有限的「空間」之中,注資2000萬元資助港產粵語電影在內地的發行和宣傳,令人覺得他「撐」本地電影,加上他在預算案中多翻表現對本土意識持比較寬容的態度,令本來一份平平無奇的預算案平添了一點個人色彩,並且罕有地贏得不少掌聲。

 

時間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