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閃新聞】警察做錯道歉唔使教?

出稿日期:2018年4月20日(星期五)

粉嶺公路人肉路障,3個司機不滿警民合作兼被撞都要收「擬控告通知書」。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

事隔兩個月,警隊一哥盧偉聰解釋按「既定程序」發信。

警方最後決定唔檢控司機,「遲來的道歉」都無公開講,而係閉門會見事主發生:由講過手執警方失職證據嘅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見記者講出嚟。

道歉講效率,09年觀塘繞道「人肉路障」事件,當年一哥鄧竟成隔一日已道歉;「Sorry Sir」退任前講過「道歉係有承擔嘅表現」。

道歉講誠意,最近Starbucks費城分店,兩個非裔客未幫襯但想用廁所,店員阻佢唔到仲報警將佢拘捕。

網上發酵兩日,Starbucks發聲明道歉,CEO極速去費城拆彈親自向客人致歉,又宣佈下月全美8000門店停工半日,搞個反種族歧視培訓。

正所謂有危就有機,攞分彈唔怕辣,最緊要拆得快。

警察做錯野道歉唔使你教,錯就要認、打就企定。

《快閃新聞》
一分鐘單刀直入用「人話」講新聞

80.90後角度睇新聞諗生活
⬇︎⬇︎⬇︎
新傳網 http://www.symedialab.org.hk
新傳網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symlhk

20 thoughts on “【快閃新聞】警察做錯道歉唔使教?

  1. 近年警民關係一直處於不穩的狀態,警察的一舉一動很容易成為焦點。
    今年二月的「人肉路障」事件,警方利用市民車輛,來擋住逃走的車輛,這個做法危害市民的生命及財產。更重要的是當市民對其安排不滿時,警方竟然向他們發出「擬控告通知書」,難免讓人感到反感。
    同時,這事件更加深「警察做錯道歉唔使教」的形象,如果不好好處理這件事情,警民之間的對立面將會更深化。

  2. 香港近年時有不少”關公災難”,談的是公司的政策或言行舉止與一般市民大眾期望有落差,而公眾認為公司的回應不合乎民情或現實。反觀警隊一哥是次的做法的確惹人非議,設置路障本為警方職責所在,但卻要市民冒生命危險為其工作。雖然警方可邀請市民進行警民合作,但合作過後欠缺致謝則不合乎禮節。發出「擬控告通知書」更是無視市民的幫助,做法實屬不妥。

  3. 香港的警民關係如此差,很大程度上是因爲警方做的事情往往與市民所想有差距。這一次事件中,警方妄顧市民生命安危,但卻連公開道歉也沒有,難以保證警方不會再做同類型的事情。

  4. 不論是當值中的警員又或是休班警,都不論傳出涉嫌犯罪的新聞,連警察都會犯罪,又怎麼讓市民信服?如今連道歉都不肯,還怎麼讓市民心服?

  5. 「天子犯法與蔗民同罪」,更勿論要求別人奉公守法的警察。一竹篙打一船人,一個警察的錯誤只會不斷放大,更影響香港的警民關係,要求別人時必先自身做好。

  6. 香港近年來警民關係矛盾不斷升溫,從2014年到現今,雙方一直都處於僵持狀態,不論警察对错都得不到市民的体恤。市民和警察一直都堅持己見,而警察又堅稱自己在執行任務,現在發生了「人肉路障」的事件令雙方關係再次升溫。其實警民合作是件很普通的事情,但是警察卻以為執行公務是件例行的事,不顧一切的罔顾市民生命安全去去協助警察抓到罪犯。事件最后虽然罪犯落网,警方最後決定唔檢控司機,「遲來的道歉」都無得到公開,只是在閉門事件中发生,令众多市民都为事主抱不平。

  7. 警察向合作市民發出「擬控告通知書」的做法實作令人感到心寒,一個奉公守法的市民因聽從警員指示而被發出「擬控告通知書」,而事隔兩個月,警
    方只是選擇係閉門會見事主,並無作出公開道歉,其處理手法令人感到無奈,並加深警民之間的矛盾,我認為警方可參考藝人黎明面對演唱會「公關災難」的做法,先道歉,後再推出解決措施,方能挽回形象。

  8. 雖然明白作為紀律部門,在不同形式事件上的處理都要依照一定的程序和固有方式。然而紀律部門在公眾中的形象亦十分重要。今次事件中,發出「擬控告通知書」是程序,但在執行程序的同時,與有關市民的溝通亦是必要的。執行程序的同時與市民正面溝通,才能避免警民關係再度惡化。

  9. 今年二月的「人肉路障」事件,引起社會的廣泛討論,不少人批評警方妄顧公眾安全。
    當大家看回那段短片,便知說警察把市民當作「人肉路障」絕不誇張,甚至可以說是十分離譜。

    首先,警方向合作市民發出「擬控告通知書」的做法已經非常不合理,亦令不少駕駛者質疑若以後在公路上如果有「鐵馬」叫停車或拖慢,究竟要依從警察的指示?還是先考慮自己的安全?

    重要的是警方還說這種做法「絕對合乎安全規則」。現在前車幾乎被撞得面目全非,更有無辜市民因此而受傷。這種做法能說成「絕對合乎安全規則」?警方及後的處理手法更令人感到無奈,只是選擇閉門會見事主,並無作出公開道歉,這樣只會令近年警民關係繼續走下坡。

  10. 警隊形象關乎警民關係的建立,固然重要,不過「人肉路障」事件中的問題不單在於對被撞司機循例發擬檢控通知書,更加關乎公眾利益的是警方面對案件的做法,究竟截停違反車輛最重要,抑或市民的生命和財產最重要?
    市民大眾日後在馬路上,甚至在罪案現場中,將會是警員執法的棋子,或則是公僕優先保護的對象?警方不單欠受了無妄之災的市民至誠的道歉和賠償,更欠普羅大眾一個交代,盡力挽回公眾的信心,防止警民關係的進一步惡化。

  11. 警民關係有賴警察以及市民雙方互相合作以及包容。警方做錯事,作為紀律部隊,更應該勇於承認錯誤,正如昔日「一哥」鄧竟成說:「道歉係有承擔嘅表現」。近年警民關係也不太良好,所以我認為警方日後在處理同類案件時應與市民正面溝通,才能避免警民關係再度惡化。

  12. 自佔領運動後,警民關係持續僵持不下;若社會要長遠穩定發展,警民必須有效溝通。今次事件反映警方處理不當,沒有主動向公眾道歉,有欠承擔,長此下去可能導致警民關係再度惡化。

  13. 自2014年估中後,警民關係一直處於不友好的關係;加上近年警民衝突愈來愈多,警方身為政府下的紀律部隊,公共關係科應在發生衝突後馬上處理事件,而非閉門處理事件。

  14. 公營機構在處理各意外和事故時,總會先按「既定程序」工作,但卻忽視了本身事情的經過,誰是誰非並沒有先了解,便按結果作出檢控。我認為應該解決的是處事程序,當然出錯後應以最短時間作出回應,避免事情惡化。

  15. 這宗事故本來並不複雜,只要秉公執行通例、妥善安撫無辜受害市民,根本不會釀成風波。時間亦的確是警察的過失,警察的職責是保護市民,但發生意外時卻要求市民冒著生命危險去歷險,事後更欠缺抱歉。若然當時換了是特首的車輛,警察還會提出這種要求嗎?事後依然會堅持「盲撐」警隊,不向公眾認錯道歉嗎?
    近年警隊的管理文化改變很大,前線人員被指犯錯,管理層不敢作獨立客觀的檢討,也不敢公開糾正,害怕影響員工士氣,害怕影響警隊形象。但相反,警隊越要維護形象,在市民眼中警隊形象越是下滑。

  16. 首先,警察使用市民的車作為路障,已經是出現了問題,我認為不應該令市民的生命受到威脅,去迫令疑犯停車;其次,警方以閉門的方式道歉,是因著「很要面子」,但作為人民公僕,「警察做錯野道歉唔使你教,錯就要認、打就企定。」

  17. 警民關係有賴警察以及市民雙方互相合作以及包容。警方做錯事,作為紀律部隊,更應該勇於承認錯誤。然而,警方以閉門的方式道歉。這樣的做法,似乎便是造成香港警民關係每況愈下的情況。

  18. 好像自從七警事件後,香港政府對警察的犯錯好像愈來愈縱容,不少事件更為其辯護,是一哥的作風問題還是整個政府的問題呢?

  19. 警察本應是人民依賴的守護者,但守護者竟然做出危害市民人生安全的事情時,這不是違反了警方該有的使命?「一哥」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沒對受害市民致歉是不該,但更不該的是警方對這類行為毫無歉意,一而再再而三做出這種危害市民人生安全的事情。以市民的車輛作「人肉路障」這次並不是第一次,往後亦難保沒有,因為警方在回應事件的態度時表現此事並不重要,可見警方並不認為這種罔顧市民生命安危的做事手法是有問題的。相比要盧偉聰對受害者致歉,改變警方這種自以為是的態度更重要。

  20. 近年香港的警民關係越來越差,警察的在社會上的聲望也大不如前。甚至有市民對警察不屑一談。這都歸咎於香港警方在很多事情也沒有做好榜樣,或者以公濟私,這次事件中,警方妄顧市民生命安危,連公開道歉也沒有,實在是令市民對警察大失所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