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獨狼掃射血染賭城案



美國拉斯維加斯(Las Vegas)賭城大道一個露天音樂節在當地時間2017年10月1日晚上10點左右,發生歷來最嚴重槍擊案,一名64歲退休白人帕多克(Stephen Paddock)從附近一間酒店32樓房間內向音樂會現場連環開槍掃射,造成最少58死、515傷,據當地警方透露,槍手後來吞槍自殺。

儘管ISIS事後發表聲明稱襲擊由一名數月前改信伊斯蘭教的「戰士」發動,且ISIS同年5月也曾發布短片呼籲支持者向拉斯維加斯施襲,但美警方暨FBI均認為帕多克與本土或任何國際恐怖組織無關,也即是說,帕多克只是發動「獨狼式的襲擊行動(Lone-wolf Attack)。

這是2001年後美國本土奪命最多的暴力襲擊。槍擊發生於晚上10時08分,現場正舉行自週五起一連3日的「Route 91 Harvest Festival」音樂節活動,有2.2萬人參加,事發一刻正由美國鄉謠音樂歌手阿爾登(Jason Alden)進行壓軸表演。首輪槍聲持續10-15分鐘,但大部分觀眾都以為是音響雜聲,不以為意,據報有坐在觀眾席前方的觀眾聽出異樣聲音,隨即察覺危機,邊逃邊用手機拍攝。

現場的混亂血腥情況,正是依靠這類短片在網絡上爆傳。執法人員事後到疑兇酒店房間搜尋,發現藏有槍械23支,且當中包括AK-47等全自動槍械。警方估計帕多克曾在31秒內連開280槍,由於開槍次數過多,煙霧籠罩房間,竟觸發酒店房間煙霧感應器,可見事態之嚴重,而警員也是藉此才找到帕多克藏身之處,此時距離首名現場人士報案已逾20分鐘。

事件發生數天後仍未知該批槍械來源,也未查出行兇動機,但已反映了美國長存的3大政治社會問題。

  1. 帕多克持多支槍械入住酒店並大開殺戒,令槍管問題再次成為美國焦點,社交網站再度響起敦促加強槍管的聲音。這次事發的內華達州的槍管法例在全美最寬鬆,槍主不需登記和領牌,也無擁槍數目限制,甚至可合法擁有機關槍和自動攻擊武器,因為內華達州對自動攻擊武器、大容量彈匣和50口徑步槍銷售不作監管,對購買彈藥也不設限制。哈佛大學曾統計,美國每天有92人死在槍下,美國兒童遭槍殺機率為其他發達國家兒童14倍。民主黨向來支持加強槍管,一直遇上共和黨及槍會阻力,總統特朗普雖然嚴批事件是「邪惡之舉」,並呼籲國家團結,不要被邪惡擊倒,但他在反槍管的一貫立場上未有鬆口,是否會因此受到挑戰,仍待觀察。美國政治觀察組織「公開祕密」(Open Secret)指出,光是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NRA(美國全國步槍協會 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就已將高達580萬美元的政治獻金提供給各候選人,而98%都進入了共和黨候選人的口袋。BBC在2016年的報道也指出,NRA是年投入政治宣傳的費用共計5000萬美元,其中用於資助當時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競選的費用高達3000萬美元之鉅!
  2. 行兇者帕多克是退休會計師,有機師牌照,也在得州擁有打獵牌照,2015年才在梅斯基特買下物業退休。種種迹象顯示,他早有預謀,週四入住酒店時已帶備槍械,絕非突然失常發狂。據內華達州法令,是次大屠殺明顯符合恐怖主義定義,即「企圖使用暴力、強迫和顛覆手段」,殺傷大批群眾,又或對建築物和運輸通訊系統等造成嚴重破壞。唯當地警方形容行兇者是「獨狼」,連總統特朗普也稱事件為「可怕的槍擊」,避談「本土恐怖主義」。在美國,恐怖主義彷彿已成為貼給穆斯林的「專有標籤」,反觀白人極端分子即使濫殺無辜,也鮮被視為進行恐怖活動。像兩年前美國白人至上主義青年魯夫襲擊黑人教堂,殺死9名黑人,揚言發動「種族主義戰爭」,最終司法部並未以恐襲罪名起訴。這次賭城屠殺,再次折射了美國主流社會長期以來的偏見。這種情況在西歐也是較為普遍的現象。
  3. 歐美恐怖活動猖獗,行兇手法層出不窮,由昔日以炸彈襲擊及槍擊為主,演變為近年的槍擊和駕車撞人,使恐襲更難防範。世界各地不少旅遊區附近均設有大量酒店,方便旅客,今次事件更為此響起安全警號,由於酒店安檢一般較寬鬆,而且重視住戶私隱,若有不法之徒從高處的房間行兇,警方或要花一段間才能擒獲兇徒,但屆時地面或已出現重大傷亡。是次兇徒帕多克至今未發現曾受軍事訓練,他造成的傷亡尚且如此,若恐怖分子從中學習,喬裝旅客攜帶槍械等武器進入酒店行兇,後果之嚴重,難以預料。

 

時間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