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裁撤姜國元風波



《明報》職工協會2016年4月20日於Facebook專頁發帖,該報總編輯鍾天祥以「節省資源」為由,突然解僱執行總編輯姜國元。《明報》發聲明指,由於經營環境困難,要裁減人手,涉及業務及編採部門,包括高層人員。管理層表示,希望盡快渡過困難時刻,強調編採方針保持不變,但未有透露裁減少人數。《信報》引述消息指姜國元雖被裁,但會以筆名「安裕」繼續撰寫專欄,其後該報副刊〈星期日生活〉未有刊出〈安裕周記〉。

事件引起廣泛關注,傳媒界多人表示「挺姜」,《明報》職工協會指事件不明不白,表示極度憤怒及不滿,質疑公司表面以節省資源為由,實際對新聞編採上有不同意見人員作出懲處,解僱做法極度粗暴,要求管理層和鍾天祥直接與同事對話並交代事件。副刊〈星期日生活〉封面畫上一片薑,多個於該報連載專欄的作家「開天窗」,包括〈法政隨筆〉余若薇的〈安裕不安 明報不明〉、〈三言堂〉吳志森的〈欲悲暈鬼叫 我哭豺狼笑〉和〈女人心〉陳惜姿的〈明報炒姜 不明不白 樑柱砍斷 日月無光〉。《明報》前執行總編輯馮成章表示感驚訝,為《明報》感到難過,認為以節流為由「炒掉」一枝健筆及日常操作的靈魂人物,明顯不能服眾,嚴重低估讀者及員工智商。

政治漫畫家尊子和黃照達亦有表態,尊子在專欄中只畫一個墨點,聲稱因為「經營困難,生意惡做,為東主慳油墨錢,今天只畫一點」。而黃照達的6格漫畫專欄「嘰嘰格格」,亦疑似開天窗,6格漫畫有5格分別為1個點到5個點,第6格則寫上「……我明」,當中繪畫一張空桌及空凳,凳上則掛了一件紅色風褸,隱喻姜國元。

其他傳媒機構亦有對此表態,香港電台諷刺時弊節目《頭條新聞》報道事件,稱姜國元為無畏的報人,引用其以「安裕」身份撰寫的文章—〈The only thing we have to fear is fear itself〉,傳媒早已扮演報道事實及制衡權力的雙重角色,亦由於此,如何對傳媒實施威嚇,以及製造在頭頂的莫名恐懼,成為威權主義者的最大目標。《立場新聞》、《香港01》、《蘋果日報》密切跟進事件,連載多篇「挺姜」文章。

總編輯鍾天祥行事亦備受質疑,裁員消息初出,他只交代節流裁員,形容姜為其得力助手,但公司要開源節流,薪金最高的就是姜及自己,兩人只可留一人,多次迴避回答解僱事件是否個人決定,不停重申裁員的三個準則:第一是表現不好的員工;第二是新來員工,但非每一個新來的都要他們非走不可;第三是薪水最高的員工。他又被揭誇大節省開支的情況,稱公司需節流8%,解僱執行總編輯是其中一個配套,但集團執行董事兼行政總裁張裘昌指只要節省成本5%。

鍾天祥在2014年3月這敏感時刻自馬來西亞空降擔任《明報》總編輯,由於本身身份以及時機問題,本來即帶有原罪,立場一直廣受香港傳媒界的質疑。2015年2月1日他決定更換報道六四密件頭條為阿里巴巴捐錢助港青創業,批評聲音不絕,斥其干預新聞自由。這次裁員風波,是這位「空降總編」任期兩年來最惹非議的事件。

由於姜被宣布裁轍一天的頭版,刊出數位涉及巴拿馬文件的城中富豪,被視為鍾天祥快刀斬姜的原因,但不少媒體像《立場新聞》引述消息人士指,決定與巴拿馬文件無關,而是姜國元多次處理敏感議題上與鍾天祥抗衡,後者一直取態保守,唯恐得罪權貴、中共和香港政府,雙方多次意見不合,長期累積矛盾。

裁撤原由謠言紛飛,屬真屬假未能定奪,但《明報》編採部再失靈魂人物,管理層與員工貌合神離的事實,也因事件而更為突顯。

時間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