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花》:黃金花還是黃金蝦

《黃金花》:黃金花還是黃金蝦

《黃金花》如今加冕了一襲金黃外衣,在金像獎的光芒下,變得更觸目。電影原來以社會題材為主調,據導演陳大利所言,這部電影由一幕媽媽拉住智障兒子追巴士開始。陳導說:「一位媽媽拉住智障兒子追巴士,我覺得這畫面很動人,心底覺得值得發掘,電影正是取自此感覺。」電影從感覺開始,卻拍出了一線與別不同的俗世目光。

陳大利曾任《葉問》系列、《狂舞派》、《西遊記之大鬧天宮》編劇,今次首次導筒,自己是驚喜的。自己喜歡這部《黃金花》有三個面向,首先,別以為我們關心著他們,其實他們更關心我們;他們都是一個人,他們都應該有一個身份;家人,總有不可超越的可能。

我們活著總有一個理由,我們總在人生宿命中有著一個合理的理由生存下去。黃金花(毛舜筠)活下去,仿佛就是為兒子;文仔(凌文龍)就為了母親,還有爸爸。他的爸爸(呂良偉)又為了誰?難道就是一個家。

電影中的黃金花常常被兒子叫作黃金蝦,但這位黃金花一樣歡喜。據陳大利所言,他在資料收集過程中發現,自閉人士常愛親吻母親,這是生命最深愛最動人的一個吻。電影中亦不乏這些場口。文仔又常叫喚母親作黃金蝦,黃金蝦成為母親的俗世身份,但母親永遠只喚為作「阿仔阿仔」。原來她一直沒有給予自己一個俗世身份,他只是她的兒子。相反,父親則以文仔來稱謂。文仔就是一個俗世身份。

電影的父親算是半個歹角,但他卻會認真地學習如何愛自己的兒子。他停工五年照顧兒子、為兒養金魚,最重要者乃他於文仔自殘自打之時,唯一一個人可以平定和控制場面。電影中的文仔兩次自打,一次父親在場,一次父親不在場。後者最終弄得「黃金蝦」不知所措,連叫「救命」。母親如何愛自己,但總有不可超越的可能。其彷彿在說明一家的意義,我們必須結伴同行,才可以真正地生活。

觀看電影時,筆者常把自己的第一身投進文仔,但一直以第二身的角度來觀看世界,可是,原來文仔一直是第三身的角度看待你和我。我們以為自有一身本領,如何幫助他們。詎料,他們比我們更單純更有張力地懷著大愛來親近我們。電影中「黃金蝦」因為丈夫外遇,一直心有甘,她口口聲聲說不介意別人奪走丈夫,但在意妳搶走兒子的父親。結果,她上演一場別開生面的妻子復仇記,但這回卻是母子同仇。文仔無辜地為成共犯,她又可曾想過文仔的下半生。可是,母親自我迷失之際,文仔在世俗一直心存善意,殺人不好,雖然沒法表達,但仍奮力阻止母親。正當母親走上不歸的殺秒之間,文仔以一幅又一幅的圖片挽回一場的悲劇。電影中有兩幕看得不自己,一場是黃金花結伴同唱卡拉OK,另一場則是這一幕,文仔力阻母親殺人事件。

文仔是純真的,沒有城府和心眼,只想有生之年伴著妳。只要對妳好的任何事,他都會奮力來完成。正如阻止母親殺人一幕,被母親安排服下安眠藥,但仍爭出所有氣力來警示母親,充滿了劇味和電影說明力。至於電影中父母都是好人,但都充滿著凡人矛盾。「黃金蝦」言道:自己希望黑頭人送白頭人,否則兒子誰來照顧。但她又為何沒有努力讓文仔成為一個自己,又為何把他成為共犯。父親每一次回到家,都因為一份內疚感,但卻重複犯錯,然後修正。大家都口口聲聲為著他人好,但行動往往沒有為他人著想,相反,文仔除了金魚和蝦條,別無所求,餘生為了父母而存活,為了你們高興地生活。

到底是黃金花,還是黃金蝦,那一個名字和身份才是最真誠的。

7 thoughts on “《黃金花》:黃金花還是黃金蝦

  1. 以社會實況為題材的香港電影當中,有一些是溫情的,有一些是暗黑的,《黃金花》則兩者兼而有之。黃金花講述的也是家庭創傷類故事,它關注的是自閉症和身受其累的家人,鼓勵人們豁達地面對生活坎坷。

  2. 我很同意筆者喜歡電影的三個面向:「別以為我們關心著他們,其實他們更關心我們;他們都是一個人,他們都應該有一個身份;家人,總有不可超越的可能。」這幾句很有意思。有時候,我們自以為自己為他人設想,把認為最好的給予愛的人,也許他們並非想要這些。看到筆者的描述,感受到故事的動人之處,同時帶有難以形容的悲哀。

  3. 《黃金花》是繼《一念無明》後的一部香港本土電影是以弱勢社群為主題的電影,以典型的香港基層家庭為出發點,講一個有關基層家庭照顧有自閉症兒子的故事,當中的毛舜筠飾演的母親掙扎過、努力過、想過放棄,最終還是選擇繼續努力,除了有自強不息的精神外,亦有淡淡的悲哀。

  4. 《黃金花》是繼《一念無名》後另一套有關香港社會議題而被受注目,獲得金像獎的作品。兩者既有温情,又帶有現實的殘酷。兩部作品同樣描寫出在一個家庭內有人患精神科毛病的無助和不穩,台詞和劇情都扣人心弦,電影完結,仍然會沉醉在電影的餘韻中,重新反思自己。

  5. 《黃金花》描寫自閉症患者家人所面對的壓力和擔憂。環觀現時政策,政府對患者家人的心理支援不足。同時,現存醫療機制亦未能保障病患者因父母年紀老邁無法繼續照顧的生活。「白頭人送黑頭人,對我們來說是幸福」,望政府能加強對病患者家人的支援,減輕他們對子女未來的擔憂。

  6. 與本文作者看汰不一。認為戲中母親帶著一個自閉症兒子的壓力固然大。而作為一名女性,帶著一個自閉症的女性,一位母親,面對著老公的長期不回家,心情固然自卑、無助及寂寞。而雖然嘴上說著不介意老公跟別人走,但不難想像,她只想保留那微弱的自尊,不想苦苦哀求老公留下。慢慢,她面對生活的壓力及至親的眾叛親離,造成接下來的悲劇。可能,作為一個局外人,會認為那個悲劇是過份的,是不堪入目的。可是,只要代入那個角色,似乎深深地感受到那種無法呼吸的壓力,這樣,她的做法亦似乎能令人理解了。

  7. 從宣傳開始就很期待電影《黃金花》,自閉症患者對大眾而言畢竟是小眾群體,通過故事情節向普通人展示自閉症患者及其家人的生活和心理,香港近兩年多了幾部講述社會問題的電影,期待有更多的好電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