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king Dead 對類美國社會的啟示

The_walking_dead_s4

圖片:AMC Networks Inc.

終於有時間睇完頭8集walking dead season 4,可惜尾8集仲要等多兩個月。

Walking dead 系列可以說是將所有觀眾心中的喪屍世界完整地呈現,由最基本的打爆喪屍頭、搜索補給品,到經營領地(監倉)耕田種菜養豬,主角Rick由一個小鎮警察逐步攀上一念間定別人生死的”權力高峰”繼而與”鄰國”的單眼總督挑機,種種劇情,反映背後所支持的群眾心理極度渴望「社會資源再分配」。

審視一下walking dead在什麼地方大熱,發現都是處於”後美國社會結構”的資本市埸國家:這些地方奉行「勝者為霸,霸者全取」的原則,沒有共享成果可言,逐漸形成一個「一不小心就會往下流」的下流型社會。中產階層隨時一不小心就會往下流動,成為每天只為生活奔波勞碌,加班至深夜趕尾班車回家小睡幾小時再工作,薪金只有齊頭一萬蚊的下流人生。walking dead的龐大觀眾群心理說穿了是渴求戰爭,喪屍不過是全面戰爭的異化救贖,因為只有全面戰爭才能讓社會資源再分配,只要軍階比人高,就算是擁有醫科學歷的二等兵,照樣凌辱也可。可惜美國身陷多年的反恐戰爭只屬區域性,加上美國本土作為戰爭處女地一直與全面入侵無緣,喪屍這種架空想像正好填補了這個空洞。全球化下,這空洞心理擴展至全球各資本市埸國家,繼而在新一季walking dead播放時同步引爆。

Walking dead第4季開始,Rick警長放棄領導者角色,同時厭惡掛在大脾上跑步時會發發下的Colt Python .357 Magnum revolver,這種突然對”崇拜陽具中心論”的摒棄,暗示無論資源如何再分配,在崇拜陽具的父系社會中,槍械作為陽具的象徵,只要手持槍械便有主持生死的能力,一切又無可避免地重回霸者全取的局面,「playing god」大抵繼續成為支撐崇拜陽具的父系社會的動力。

第8集季中結局,Playing god的人一旦停止,崇拜他的人便會即時遭殃,這也是原作者對後美國社會心理二元矛盾的則擊。人與人害怕接觸產生囚犯悖論,無限延伸的猜疑鏈只有在單方持續努力下才有可能中斷,但放棄暴力抵抗的一方必死無疑。作者卻同時設想了一種富裕社會較為缺乏的家庭空間,諷刺社會在喪屍的異化救贖下,家庭才得以團結,同時印證困境下家庭的存活率遠比落單的強者高,反思社會結構對家庭的衝擊:人與人之間的隔離、父母與子女之間的鴻溝,以及最重要一點,這個有城無愛的年代,人人飢渴的心靈。

撰文:三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