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投行籌設過程牽起國際風波



中國籌設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AIIB),表面上只是一樁建構國際新金融機構的單純事件,卻隱藏不了背後的大國政經博弈本質,全球外交戰略學者甚至視之為一樁中美爭霸的地緣政治事件。

而最亮眼的是,當美國最親密盟友英國率先發難,3月宣布加入亞投行,西方陣營出現骨牌效應,法、德、意等美國重要盟國先後加入,以致亞投行在2015年4月中爭取到的意向創始成員國竟達到57個超乎預期之多,顯示亞投行在國際間的磁力效應,美國國內政壇隨即亮起紅燈。

近年爭拗不息的共和民主兩黨便罕有地暫停兵戈,同意遊說黨友支持法案,全面授權總統奧巴馬有全權決定「跨太平洋伙伴協定」(TPP)協議細節,有助加快TPP談判速度。

區域經濟體,是21世紀以來全球化的趨勢,也是強國展現實力的重要平台。亞投行的構思,由國家主席習近平2013年10月訪問印尼時首次宣布,外交上一向最遵循現實主義的英國,首相卡梅倫兩個月後隨即率領有史以來最大海外商務團,到15個月之後,威廉王子訪京,之後英國便不顧美國的強力反對,在事先毫無知會的情況下,宣布加入亞投行,全球驚愕。

英國這重商國家,當然是嗅到與「亞投行」相關一帶一路所蟄藏的驚人金礦。正如著名經濟學家美國前財長薩默斯指,自2008年金融海嘯爆發以來,全球經濟已進入「長期停滯」時期。但中國推算自2010至2020年間,亞洲每年基礎設施投資需求達7760億美元,而美日主導的亞洲開發銀行每年僅能提供130億美元新增貨款,反映亞投行主導下一帶一路的無限商機。

美國《外交官亞太時事雜誌》指,亞投行已成為中美博弈焦點,究其因由,是美方主動造成的。美國將亞投行問題變成測試自己國際影響力的試驗場,結果被盟友背棄,甚至七大工業國G7中,只剩下日本堅定地站在美國一方,《金融時報》稱,美國製造了一起「外交災難」。

國際間喜歡將亞投行與美國主導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亞洲開發銀行,以及世界銀行相比較,唯北京除了高調倡議亞洲命運共同體外,不斷強調無意挑戰既有的金融體系,並表示歡迎美國加入亞投行。

這場中美博弈好戲,美國下一步如何走,成為考驗美國政府的難題,但隨著特朗普2017年初就任新屆美國總統,似乎正象徵全球政經格局的改變,他奉行經濟上的孤立主義,斷然退出TPP,而當中國在同年5月舉行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七大工業國中一直拒絕加入亞投行的美國和日本代表,也決定派出代表出席論壇,而之後美國大使館和美企並設立「一帶一路工作小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也首次表示時機成熟,將考慮加入亞投行。

時間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