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毓民向特首掉擲杯案



立法會繼2014年6月27日強行通過3.4億元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前期工程撥款,惹來泛民議員史無前例衝出座位,包圍財委會主席吳亮星企圖阻撓表決事件後,7月3日舉行的特首答問大會再起擲物風波,當20名泛民議員在大會一開始,即手持「真普選、無篩選」紙牌,邊叫邊走向梁振英抗議,並正準備留下首次大規模議員在答問大會離場的歷史性一幕時,經常在議場擲蕉的黃毓民衝前向梁振英掉擲文件之餘,又爬上議員枱上,拿起裝有水的玻璃杯向梁方向擲去,儘管玻璃杯沒有擲中梁,卻已濺滿一地玻璃碎片。

梁振英之後並特意檢起一塊碎片,譴責暴力行為,特首辦事後報警,儘管民批評特首辦報警沒有政治道德,主席鏳鈺成以「有權報警」之說,為特首辦辯解。

香港立法會秉承英國議員作風,開會時一貫不失紳士風度,除了站在座位前滔滔雄辯,罕有揮動肢體語言。當長毛梁國雄和黃毓民先後癁選進入議會,這種紳士式的問政傳統開始改變,或擲文件或舉起橫額標語衝向主席枱前,到上述兩次事件,更反映香港政局歪變,尤其是黃毓民向特首擲上玻璃杯,暴力行為明顯,惹來特首狀告議員襲擊的荒誕事件。

但到底像黃毓民所說,這種亂象的出現,是在不公平議會制度下的合理議會抗爭,必須以更深入的目光檢視,還是動手動腳,已是違反議事規則,再加上掉擲隨時能傷人的物件,擺明是暴力問題?

孰是孰非,見仁見智,但香港政局歪變沉淪,已是清楚擺在眼前的不爭趨勢。

時間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