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敬恩被捕



香港大學2015年度學生會會長馮敬恩,2016年7月20日被警方自家中拘捕,「控以刑事恐嚇」、「刑事毀壞」及「企圖強行進入」3大罪狀,加上1項「在公眾地方作出擾亂秩序行為」的交替控罪,並於22日正式提堂,轟動全城,且警方是次行動,並不只指向馮1人,是香港大學這所全城最高學府成立百年以來,罕有的事件,反映這階段撕裂的社會下,世代理念激烈轉變的躁動氛圍。

馮敬恩被捕事件,是港大學過去1年多以來學生領袖與校方衝突的延續。

1. 香港大學學生會自從2014年底傳出校委會有意否決積極參與佔中運動的法律學院前院長陳文敏擔任副校長風波後,與校委會之間的衝突不斷,7月底校委會舉行閉門會議,期間傳出暫不任命副校長的決定,大批  港大學生及聲援學生人士即時圍堵現場,並衝入會議室,令會議腰斬,時任委員盧寵茂在混亂中並突然倒地,需救護員用輪柯送離現場,出現首波嚴重的肢體衝突。

2. 到同年9月新學年即將開始之際,校委會即將否決陳文敏擔任副校長加上傳出有「教育沙皇」之稱的前教統局局長李國章,將獲委擔任港大校委會主席,更引起學生會的不滿,學生領袖之間瀰漫著一片悶氣,9月底校委會正式否決陳文敏擔任副校長一職之後,馮敬恩以學生會會長是校委會當然成員的身份,公開會議內部分校委在內部提出否決的理由,即被校委會主席洪歪正發表聲明譴責馮無視校委會的保密原則。

3. 經過副校長遴選風波校委會洩密風波後,港大校委會2016年1月26日召開例會,約200名學生及校外示威者於沙宣道校園圍堵校委會召開會議的大樓,禁錮校委,並一度企圖攻入大樓,這時已正式成為校委會主席的李國章被困接近4個小時始能在警方保護下離開,另外報稱不適的校委紀文鳳被圍逾1個小時,才能登上救護車送院。這時即使個性比較隨和的校長馬斐森也發聲譴責學生行為危害他本人及其他校內外人士安全,損害港大校譽。

警方當天其實早在港大附近巡視,但港大保安當晚更正式致電警方介入。據警方27日表示,26晚上約8時40分接獲西區沙宣道5號一院校大樓保安員的999報案,指有人在上址發生爭執,其後警方再接獲上址其他保安員報案,指大樓玻璃門被毀壞及有多人強行進入該大樓,要求警方到場協助。新聞稿又指,26晚沙宣道大樓附近有多人聚集,阻塞大樓出入口,大樓內有人未能離開,要求警方協助,期間有在場人士向警員投擲雜物,警員曾手持警棍及胡椒噴劑戒備。

此外,一道玻璃門、一道防火門、一個保安站崗台,以及4支大樓附近屬於院校的路燈有損壞。另有一名女子受傷,清醒送理麗醫院治理。

李國章27日召開記者會,批評馮敬恩在校委會承諾保密,卻對外流出假消息,校委會一致通過成立檢討委員會,但馮則對外宣稱校委會不會成立委員會,引發學生衝擊校委會事件,李國章嚴斥馮的行為是不尊重校委會的保密協議,形容他是一名「Liar」(大話精)。港大校長馬斐森也向全校師生發出電郵,譴責學生當天圍堵校委危及眾人安全,又指不可縱容「暴民統治」(mob rule),稱校方已拍片並會交予警方。

警方終於正式採取行動,但問題來了:對馮敬恩等進行拘捕並落案,但沿襲數10年的校委員組成、校委會權力、甚至特首是否應承襲港英時代習慣,由特首擔任大校的當然校監等等問題,都成為學生領袖與校方的爭拗核心,至於政治理念包括香港命運自決、香港民族論、港獨等主張,更彰顯了世代理念衝突。種種法律問題,已成為世代理念衝突的政治問題,因循前例只搬出法律面對,是否能解決背後牽涉更廣泛的社會問題?

 

時間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