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閃炒FBI局長風波



美國白宮2017年5月9日宣布,美國總統特朗普根據司法部建議解除了聯邦調查局(FBI)局長科米(James Comey)的職務,消息震撼美國政壇。白宮解釋特朗普是在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和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的建議下採取行動。白宮說會立即開始物色新的聯邦調查局局長人選。特朗普直指科米已經無法有效地領導聯邦調查局。

羅森斯坦的備忘錄指出,自2016年起,FBI的名聲和信譽度受到實質損害,羅森斯坦認為科米於2016年7月5日在沒有司法部授權的情況下,擅自公布FBI有關前國務卿希拉莉「電郵門」的調查結果,作出不予起訴的結論,這行為已僭越了司法部長的職權。羅森斯坦認為,科米作為FBI的領導人無權就是否起訴作出決定,這是司法部的職權所在。到2016年10月底,即在總統大選投票前不到兩個星期宣布對希拉莉「電郵門」事件重啟調查,這亦違反了FBI不公布調查的規定。所以,塞申斯隨後在致特朗普的信中建議將科米撤職。

科米在總統大選投票前宣布對希拉莉「電郵門」事件重啟調查,被視為斷送了希拉莉逐鹿白宮之夢,因而遭到民主黨議員的批評。儘管特朗普將科米撤職似乎在為希拉莉「平反」,但民主黨人並不買賬。因為如果這個理由成立,那麼特朗普該在上任第一天便對科米「落手」,可是特朗普偏偏等了3個多月,在國會調查涉俄風波之際才動手,時機不免惹人聯想。

科米領導的FBI正調查俄羅斯試圖影響美國選舉一事,包括特朗普競選團隊與莫斯科之間是否存在任何合作關係。有議員指特朗普競選助手涉嫌與俄羅斯勾結,事件惹人質疑白宮有否干預調查事件,或科米是否查獲一些不利特朗普的資料。《紐約時報》稱科米在國會聽證會上表明不為電郵門的處理方式感到悔意,相信是促使特朗普開刀的導火線。另外,科米被炒前數天才向羅森斯坦申請大幅增加撥款以調查「通俄門」。據政治網站Politico披露,兩名顧問指特朗普對俄羅斯門調查愈感憤怒,亦對無力控制有關風言風語感到沮喪,反覆追問助手「為何俄羅斯門調查不消失?」

特朗普對科米的不滿也可追溯到2017年3月初,特朗普當時指控前總統奧巴馬下令監聽他,但科米立即要求司法部發表聲明指沒證據支持這項指控,其後又在國會聽證會公開否定特朗普關於奧巴馬監聽的指控,只承認FBI正在調查特朗普團隊。相信科米的回應已令特朗普十分不滿。

此外,外界亦把是次事件與上世紀七十年代前總統尼克遜(Richard Nixon)「水門事件」的「周六晚大屠殺」(Saturday Night Massacre)相提並論。「周六晚大屠殺」發生於1973年10月20日,尼克遜收到水門案特別檢察官考克斯(Archibald Cox)發出的傳票,勒令他交出竊聽錄音。尼克遜為阻止調查,向司法部長理查森及副部長拉克爾肖斯施壓,下令解僱考克斯。豈料二人拒絕執行命令,並決定自行請辭。當時輿論批評尼克遜在一夜間「屠殺」了兩位司法部最高決策人。此事最終導致尼克遜下台。

有分析預期,民主黨很可能利用這一機會向國會遊說任命獨立檢察官,在司法部之外徹查「通俄門」。特朗普是次舉動令有關俄羅斯的調查變得撲朔迷離,被批評無私顯見私的特朗普,展露出一副欲蓋彌彰的模樣,相信他勢將面臨巨大的政治壓力。

5月15日,科米被革職一事餘波未了,特朗普又惹上新醜聞。《華盛頓郵報》引述多名官員報道,美國總統特朗普於5月10日在白宮閉門會見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和俄羅斯駐美大使時,提及極端組織「伊斯蘭國」涉及在航機使用手提電腦的襲擊陰謀,被指向俄方洩漏情報。有報道指,透露特朗普洩露情報的官員擔心俄羅斯利用資料調查美方情報來源,或者有利俄羅斯在敘利亞的行動。特朗普在社交網站帖文,指身為總統絕對有權與俄羅斯分享有關打擊恐怖主義、航空安全的資料,又指這樣做是想俄羅斯加強打擊「伊斯蘭國」等極端組織。

之後醜聞持續發酵,《紐約時報》引述科米記下與特朗普會面對話內容的備忘錄,就因隱瞞與俄羅斯官員私下接觸的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辭職一事,特朗普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召開反恐會議後要求科米留下單獨會面,特朗普多次稱弗林是好人,沒有做錯任何事,希望科米可以「放過」弗林,不再調查。科米當時只是認同弗林是好人,無回應放過弗林的要求。此舉或令特朗普捲入妨礙司法公正的持控。

另外,據路透引述白宮現任和前任官員消息指,特朗普競選團隊於2016年11月大選前7個月起,最少有18次和俄羅斯官員或總統普京的親信透過電話、電郵和短訊的通訊,但未有向外披露。其中,6次涉及俄羅斯駐美大使基斯利亞克和特朗普競選顧問的通話。

2017年6月8日,科米到國會作證,是他被革除聯邦調查局局長職務後,首次出席參議院情報委員會聽證會就「通俄門」事件作供。科米透露特朗普曾經表示,希望他放棄調查涉嫌「通俄」的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形容他與聯邦調查局的同事都感到震驚及困擾,又批評特朗普政府以謊言誹謗他與聯邦調查局。

6月15日,多份美國報章報道,負責調查通俄門的特別檢察官米勒正邀請5名國安官員問話,調查總統特朗普是否企圖妨礙司法公正。米勒此舉顯示通俄門的調查出現轉捩點,由特朗普競選團隊有否勾結俄羅斯,改為調查特朗普的行為是否企圖妨礙司法公正。然而,有分析認為,儘管有證據顯示特朗普企圖妨礙司法,由於司法部一貫立場是起訴在任總統並不合適,下一步便在國會會否提出彈劾,惟現時國會兩院由共和黨控制,恐怕不容易過關。

時間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