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單邊主義新時代



美國第45任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美東時間2017年1月20日中午宣誓就職前夕,中國網上瘋傳一則段子。

「習近平,一位全球最懂操縱14億人口市場去為政權服務的共產黨書記,公開聲言反對貿易保護主義,堅持全球化。

特朗普,一個全球自言最民主自由法制、透過建立普世介值而伴隨著資本主義輸向全球的世界警察,現在堅持本土利益為先。

世界變了!」

這段子極具諷刺成分,卻道盡了特朗普單邊主義新時代下,各國領袖思緒忐忑,緊盯華府政策走向的現象。當特朗普2017年11月擊敗對手民主黨候選人希拉里成為總統當選人,他一反上世紀二戰後美國總統總會站在道德高地,發表以人權為縱、自由為軸的言論,卻反而高舉保護主義旗幟,言必美國優先。

相對地中國作為全球第2大經濟體,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特朗普宣誓就任前兩天(當地時間18日)出席聯合國日內瓦總部舉行的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所在地萬國宮發表演說,在題為《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演講中主張,對話協商、共建共享、合作共贏、交流互鑒、綠色低碳、建設一個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榮、開放包容、清潔美麗的世界。他還說要推進國際關係民主化,不能搞「一國獨霸」或「幾方共治」、「世界命運應該由各國共同掌握,國際規則應該由各國共同書寫,全球事務應該由各國共同治理,發展成果應該由各國共同分享」。

習並說:「要維護世界貿易組織規則,支持開放、透明、包容、非歧視性的多邊貿易體制,構建開放型世界經濟。如果搞貿易保護主義、劃地為牢,損人不利己。」

字字鏗鏘,直刺特朗普的主張。難怪《亞洲週刊》在2017年第5期的社論題為《中國是自由貿易最大堡壘》。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是這時最重要的跨國經濟論壇,其核心價值就是全球自由貿易和多邊主義,對世界的經濟共識有帶頭作用。然而2017年初的年會氣氛異常,主因是隨著2016年英國脫歐,歐美新國家主義漸盛,像荷蘭、法國、德國及意大利選舉,新領袖都可能是民粹反對自由貿易的極端勢力,這種變局下自由貿易大幅倒退,將使保護主義大盛。

特朗普打國際經濟冷戰

回顧美國紐約大學教授奎思蘭(Joseph P. Quinlan)2011出版了一本分析預判著作《最後的經濟強權》,已預告美國將發動「國際經濟冷戰」。Quinlan指,由於美國已成為全球最大負債國,加上2008年爆發金融海嘯,美國對全球經濟支配力日益衰退,所以美國的保守派將會自全球化快速撤退,要求美國輸出的產業重新返美,尤其是美國的全球製造業版圖比重版圖已經改變,只佔17.5%,反而發展中國家紛紛崛起,以美國為首的開發國家必將在美國帶動下,對新興的開發中國家展開經濟冷戰,也即是說,Quinlan早已預言特朗普主義必將到來。

特朗普在短短兩個月的候任期間,已被國際輿論冠上Reagan2.0版。1980年上任的列根總統時代,日本經濟崛起,美國遂以操縱匯率為由,祭出超級301條款,強迫日圓升值,於是日本貿易重挫,經濟一蹶不振。美國善於打貿易戰、貨幣戰,特朗普時期,中國已成為發展中國家的領頭羊,自然成為經濟冷戰的主要假想敵。

於是特朗普在大選期間,提到次數最多的國家,就是中國,他把中國視為美國經濟麻煩的根源,並認為中國日益崛起的趨勢威脅到美國的地位。到習近平以中國最高領導人身份在上述聯合國經濟論壇上的發言,若有所指,特朗普班子裡同樣被視為對華鷹派的高級顧問斯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在美東時間1月18日隨即反駁警告說,中美若爆發貿易戰,中國將會是輸家,他說,這時候的中美貿易關係不對等,對中國有利,若中國選擇報復,對進口商品徵收懲罰關稅,中國只會比美國付出更高昂的代價。

斯卡拉穆奇的說法,其實也暗示中美展開貿易戰,將兩敗俱傷。也因此,舉世輿論都充滿疑慮,到底特朗普作為一個商人,他喊出「奪回被搶走的工作機會」等口號,是一種商人式的買賣喊價行為,還是一種具操控性的貿易戰而引向整體性地緣政治博弈?尤其是他委任與俄羅斯總統普京關係極佳的埃克森美孚行政總裁蒂勒森(Rex Tillerson)為國務卿,引起國際間紛紛評論他將採取「聯俄制華」的策略。

但若他採取「聯俄制華」的地緣政治策略,則他怎會說要自韓、日撤軍,並曾表示上任首天便要廢止TPP這項前任總統奧巴馬制訂配合「亞洲再平衡」策略的高端區域經濟體系?

英國《金融時報》和美國《時代週刊》這兩份重量級的國際刊物,都選出特朗普為2016年度人物,但也只是以推斷的筆觸,表示仍然捉不準特朗普的方向。這兩份媒體唯一共通看到的,是特朗普的獨特個性:《金融時報》以「敏捷地改變立場」形容他,《時代週刊》則指他很多決策都基於他「敏銳的本能(instinct)」。

不顧他國利益的外交單邊主義

若按特朗普上任前所提及的政策,他將採行的,不但是經濟上的保護主義,而且是外交上的單邊主義,即是在落實外交政策時,不顧他國利益,拒絕採取協商途徑,憑藉自己的力量我行我素。

 
特朗普宣誓後發表就職演說

綜合而言,美國以當代超霸的地位,國家機器落入特朗普這位赤裸裸表現出大噩姿態的領導者手上,將極可能引起下列錯綜複雜的國際風波:

─歐洲包括德國、法國、意大利、荷蘭、奧地利的極右團體指2017年是「愛國主義之春」(Patriotism as the policy of the future),更是「覺醒之年」(year of awakening),推倒歐盟。

─兩岸關係的「一中」政策

─川普曾表示要跟北韓直接談,建議韓國和日本減少對美國的依賴。美國2016年才在韓國設置薩德導彈,抵禦朝鮮的軍事活動,並引來北京中央的高度關注。

─美俄關係在奧巴馬總統任內,受到烏克蘭危機、敘利亞衝突和網絡駭客襲擊等問題困擾下,明顯緊張,特朗普曾說,普京是位強人,他樂意與普京搞好關係。

─伊朗核項目談判結果,是前任總統奧巴馬稱為「歷史性的諒解」,特朗普卻稱之為「我所見過的最糟糕的談判結果」,競選時並矢言上任後將把取消有關協議作為當務之急。

─美國雖然一直對北約成員國軍費開支表示抱怨,但特朗普卻把話挑得明。他批評北約陳舊過時,應該報廢,並形容北約成員是佔美國慷慨之便宜而不知感恩的盟友。他在宣誓前幾天,再重申北約28個成員國裡有「許多」繳付的會費太少,對美國「很不公平」。德國外長便表示,特朗普的言論令北約成員擔憂。

─特朗普上任前多次表示,他上任後100天內要取消巴黎氣候協議,並誓言將竭盡所能扭轉奧巴馬總統制定的氣候變他行政令法規。

美國前聯儲局主席格林斯潘卸任後寫了一本回憶錄《我們的新世界》─那是一個全球化加速、貿易自由、經濟開放、新經濟當道的「新世界」;這次特朗普上台卻要為全球帶來另一個完全不同的「新時代」─ 美國優先、反轉全球化、貿易保護。2017年,天下巨變。

延伸參閱:

何謂美國優先?:Rex W. Tillerson, “Remarks to U.S. Department of State Employees”,  May, 3, 2017

時間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