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大選2017



9月24日是德國大選的大日子,由於德國法律未有規定總理連任屆數限制,63歲、已連續擔任三屆德國總理的默克爾自2005年起執掌德國政府長達12年,假如今次大選她再度勝選,她將繼續執政至2021年。默克爾執政期間,成功把基督教民主聯盟從保守路線引向中間派,從而吸引了眾多左翼及中間派選民支持。

經歷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等「黑天鵝」事件後,歐洲成了民粹主義、保守主義及反全球化的試驗場,默克爾一直是堅定的歐盟主義者,她不惜調動德國人力物力以維護歐洲的一體化。據德國電視一台委託權威機構infratest dimap完成的7月民調,在「誰更適合擔任德國總理」這一問題上,德國選民對於領導基民盟(CDU)的默克爾與其主要競爭對手、社民黨(SPD)主席、61歲的舒爾茨分別給出了57%和28%的支持率,顯示默克爾以壓倒性優勢領先。

默克爾所屬在的基民盟屬於右翼,主張自由主義經濟,對社會福利及中下層的關注不夠;社民黨屬於左派,更關注公平及中下層的福利。不過,左右兩翼在意識形態上的差異並不明顯,在具體政策上分歧也非常小。自2017年3月以來,基民盟已在3場地方選舉中擊敗社民黨。默克爾以其穩健的表現與成熟的執政能力步步為營,深受民眾歡迎。當地傳媒報道,德國領導層普遍信任默克爾,對社民黨領袖舒爾茨的領導能力則抱持懷疑態度。

有分析認為,德國社會擁有共識文化,打極端牌很難獲得民眾支持,民粹主義在德國不可能產生大的影響力,基民盟或基社盟的支持率遠遠大於極右政黨,在法國存在對極右政黨奪取政權的憂慮,在德國不存在。事實上,在政黨支持率方面,基民盟從2017年4月以來不斷與社民黨拉開差距。難民問題是當初部分歐洲人排斥全球化、排斥移民情緒的主要因素之一,儘管已經弱化了不少,惟對恐怖分子滲透的擔心依然存在。在「是否應為難民人數設置上限」這一議題上,默克爾重申強硬立場,稱自己對於難民上限的態度是明確,「我對此無法接受。」德國政府2016年起採取若干項減少新難民入境和加快遣返不符合條件的政策,令2017年德國新增難民人數顯著下降。默克爾在難民政策上的回調,為她加了不少分數。

2017年5月7日,石勒蘇益格-荷爾斯泰因州舉行的地方議會選舉中,默克爾領導的基民盟取得勝利。5月14日,北威州選舉,社民黨打破該州選舉最差紀錄,由第一大黨跌到第二大黨,基民盟則成為第一大黨。北威州州長克萊夫特(Hannelore Kraft)當晚引咎辭職,辭去在社民黨內所有職務。社民黨籍總理候選人舒爾茨承認該黨失敗了。此次地方大選被認為是9月德國大選的風向標。普遍分析認為,倘若不發生突發性重大事件,基民盟應該至少能通過組建執政聯盟的方式獲得聯邦議會的控制權。

9月3日,基民盟籍的現任德國總理默克爾及社民黨舒爾茨晚上舉行90分鐘的電視辯論,辯論後的民意調查顯示,55%受訪者認為默克爾表現較佳,在能力和可信度上都比舒爾茨佳,預料她可帶領基督教民主聯盟贏得大選第四度擔任總理。

9月24日,默克爾領導的基民盟與姊妹黨基社盟得票率逾30%勝出大選,惟不及上屆的42%,未夠票數控制議會,仍保住聯邦議會最大黨地位,默克爾順利連任總理。另類選擇黨預料成為第三大黨。社會民主黨黨魁舒爾茨未等官方公布點票結果已經承認落敗,但他無意辭職,揚言會重整旗鼓,打算12月競逐連任黨魁。


選後分析:

默克爾的基民盟雖然保住第一大黨的地位,自己亦第三度連任總理,惟成績是近70年來最差,默克爾雖勝猶敗,德國傳媒形容她是「慘烈的勝利」。極右翼、立場反移民且反穆斯林的另類選擇黨首次躋身議會,成為第三大黨,成為60多年來首個進入議會的極右政黨。另類選擇黨於2013年2月成立,認為歐羅危機對德國民主制度及歐洲一體化均產生負面影響。大選過後,德國多個城市都有示威,抗議另類選擇黨進入議會。有分析認為,另類選擇黨崛起,預示着德國這個歐洲最大經濟體未來可能面臨政治紛擾。

由於在選舉中失利的社民黨宣布不再與默克爾組成聯合政府,執政黨必須與自民黨及綠黨籌組聯合政府,三黨黨色分別為黑、黃、綠,組合起來正好與牙買加國旗相同,故被外界稱為「牙買加」聯盟。

時間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