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財政危機



近年美國頁岩油打亂了石油市場的秩序,油組與非油組國家為爭奪國際石油市場佔有率,不斷增產,導致油價持續下滑。數據顯示,若與2014年中高峰期相比,油價跌幅迄今跌幅已超過75%,這嚴重打擊石油出口國的財政收入,當中包括委內瑞拉,其危機於2015年開始浮面。委內瑞拉是全球原油儲量最多的國家之一,外滙收入高達九成五是依賴原油出口,石油危機衍生的後遺症,就是能源不足、經濟嚴重衰退、食物醫療短缺、政治鬥爭。至2016年,委內瑞拉基本商品如牛奶、糖、麵粉、雞蛋、大米、咖啡等食品,以至廁紙、肥皂等生活用品均嚴重短缺,超市貨架幾乎被一掃而空,而且通貨膨脹率高得驚人,2015年委內瑞拉通貨膨脹率為141%,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計,至2016年,該國通貨膨脹率將達481%,2017年更可能飆升到1642%。

禍不單行的是,委內瑞拉的電力供應主要依靠水力發電,當中古里水庫發電站承擔全國七成電力供應,惟受到厄爾尼諾現象影響,遭遇嚴重旱災,古里水庫水位大幅下降,以致影響電力供應。為應對電力供應短缺,該國政府宣布每周多放一天假,政府還下令公共部門人員一周只工作兩天,以節省電力。經濟嚴重衰退,各種危機下的委內瑞拉,犯罪率居高不下,民怨四起,總統馬杜羅的支持率不斷下降,在野聯盟會着力促請馬杜羅下台。

面對重重壓力的馬杜羅宣布,委內瑞拉進入經濟緊急狀態,讓政府可實施貨幣管制、任意調度企業資源。馬杜羅又把本幣大幅貶值,把滙率從三軌制改為雙軌制,適用於進口基本食品、藥品等的官方滙率從1美元兌6.3玻利瓦爾,調整為1美元兌10玻利瓦爾,大幅貶值37%;至於適用於石油美元的進口產品,滙率調整為1美元兌200玻利瓦爾,並且允許在公開市場上浮動。另外,該國20來首次提升汽油價格,其中辛烷值95汽油價格大幅加近60倍,減少對國內汽油的財政補貼等。

委內瑞拉外滙儲備降至13年來最低點,國際投資市場也對其經濟情況感到擔憂,其主權債違約CDS大幅攀升,反映市場對該國違約的擔心加重;倘若發生債務違約,該國石油出口收入或會被債權人控制,與石油相關資產例如油船和煉油廠等,也有可能被債權人控制。馬杜羅承認改革或令其低迷民望進一步受創,但聲言新政策可帶來雙贏局面,指汽油銷售收入將投放於其社會福利計劃,又宣布增加最低工資兩成,企圖挽回民心,爭取時間解決經濟問題。改革路遙難行,成效如何有待觀察。

另一邊廂,在野黨步步進逼,發起民眾聯名請願舉行罷免馬杜羅的公投,2016年5月2日遞交給選委會的請願書有百多萬人聯名,惟選委會稱當中有60萬個簽名造假,只登錄了約130萬個簽名,而至少20萬個必須驗證為真才能進入下一階段。下一階段必須蒐集到400萬人連署,才能使公投案成立。委內瑞拉罷免總統的公投過程設有三個階段:1. 至少19.57萬個簽名有效(選民人數的1%),可啟動公投程序;2. 至少400萬人聯名(選民人數的20%),公投案成立;3. 公投通過的門檻是758.75萬票,即馬杜羅2013年險勝對手而當選的票數。公投如果在2017年1月10前舉行,而且獲得通過,馬杜羅便須免職,舉行大選;但如果公投在1月10日後舉行,即使公投通過,馬杜羅則可依法把總統之位授予同黨副總統完成餘下兩年任期。馬杜羅於2013年4月就職總統,原定2019年任滿。


venezuela-GDP

資料來源:latampm1

venezuela-poverty

資料來源:latampm1

時間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