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南海衝突



中美兩強在南海的爭議2015年10月27日突然急速升溫。當美國海軍戰艦「拉森號」(USS Lassen,DDG82)現身南海島礁爭議海域,還伴隨P-8A 和P-3巡邏機,同時進行海空偵查,隨即引起北京中央反彈,先由外長王毅以勸戒方式呼籲美國三思,至傍晚外交部副部長張達遂進一步行動,召見美駐北京大使包卡斯(Max Baucus),提出嚴正交涉和強烈抗議。然後國防部也宣布,中國海軍「蘭州」號驅逐艦和「台州」號巡邏艦將「依法」予以警告。

這是中方2014年在南海島礁大面積填海造陸以來,美方口誅筆伐,首次正式採取軍事行動,派遣軍艦在島礁12浬附近活動,且正藉國家主席習近平上月才帶著「增信釋疑」口號,到美國進行國事訪問,清晰表示中方沒有意圖要將這些島礁軍事化,但才一個月,美方派出軍艦前往海域,且強調這類巡弋任務未來不會只一次。

與此同時,自衛隊剛獲修法解禁的日本,也力挺美國,批評中方在南海的主權宣示是「單方面改變現狀」,自衛隊目前正在擬定因應策略。

全球3大經濟體聚焦南海,大有擦槍走火、一觸即發的味道,美國批評中方填海侵犯航行自由,中方則批評南海諸島是中國不可侵犯的主權領土,美國是刻意炫耀軍力,挑釁味道濃厚。

圖:南海聲索國
圖:南海聲索國

南海爭議由來已久,1935年國民政府公布「中國南海各島嶼圖」,確立南海4大群島即東沙、中沙、西沙及南沙為中華民國領土範圍,抗戰結束,國民政府從戰敗的日本手中收回被佔的南海諸島,1947年國共內戰爆發,國民政府仍繼續運作,內政部公布了影響至今的「南海諸島位置圖」,其中包括了今日話不斷的「U型線」(11段線,1949年後北京為9段線),奠定了大陸教科書中也明示中國領土最南端是曾母暗沙的基礎。

中華民國政府撤退到台灣後,總統蔣中正放棄離海南島較近的西沙永興島,但仍堅持駐守東沙及南沙太平島迄今,造就北京一直默認稱頌的對南海「長期有效管轄」的有利事實。唯引發搶佔南海各島的多國競爭局面,則與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公布密切相關,1994年生效的該公約提供了200海里排他性經濟區的劃分,加快了南海各聲索國各自搶佔島礁,並在島上大興土木等作為。

因此到底要尊重中國固有宣稱的9段線領土主權範圍,還是遵重海洋法公約?尤其是南海海底石油與天然氣可燃冰蘊藏豐富,初步估算海底石油蘊藏量達200億噸之多,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台灣的中華民國、菲律賓、越南、印尼、汶萊、馬來西亞等都聲稱對南海擁有主權,而當中國2012年批准設立地級海南省三沙市包括西沙、中沙及南沙,行政機關並駐扎在永興島,管轄南海各島嶼,作為全球霸主的美國,正好推動亞洲再平衡策略,中美衝突,已如箭在弦。

到中方2014在南沙4座未露出海面的島礁進行填海工程,馬上觸動鄰近地區國家以及美國神經,指中方有意興建軍事用地,中方雖然予以否認,外交上的衝突已烽火漫天,白宮發言人Josh Earnest表示:「南海涵蓋全球數十億美元的商機流動,確保航海安全以及自由流通,對全球經濟至關重要。」到今年5 月更放出風聲,批評中國填海造地,將派遣船隻監察,至習近平訪美後美方9月26日發表「習近平主席對美國的國事訪問」情況匯報,披露總統奧巴馬和習近平決心在「應對全球和地區挑戰」這領域上擴大加強合作,提及了多項國際潛在衝突問題,卻一句關於南海問題都欠奉,

到10月13日國防部長卡特Ash Carter更清楚說明:「我們明確宣示,美國會在國際法容許的範圍內進行飛行、航海與作業,我們在全球各地都是如此,南海不會是例外的,現在不是,未來也不是。」

這時適值北京中央召開五中全會,中方明顯期望降海,避免戰火打亂北京中央對發展國內經濟民生的部署,《新華社》和《人民日報》頭版或1、2、3條都以報道習近平和五中全會為主,只有《人民日報海外版》頭條報道南海消息,也只是溫和地呼籲美國頭腦保持清醒。

近年中美軍費趨勢2015年各國軍費預算比較

北京中央對南海的總體方針,明顯是習近平描述中美新型大國關係時,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我們相信太平洋容得下中美兩大國。」期望亞洲事務由中國自己與其他南海諸聲索國自行處理,包括正在進行的「南海行為準則」,這也是為甚麼當美國戰艦游弋至菲律賓等國聲索主權的礁島時,中方戰艦隨即拉開距離的原因。

同樣有日本的軍事評論員也表示,這次兩強對奕不論打還是不打,都有違美國的國家利益,預料華府也會盡量克制。

中美兩強鬥而不破,是習近平上台後的重要特色,但這次卻正是兩國地緣政治戰略方針的正面角力,世界史上的重要戰役從來都是發生於偶然之間,曾以《中國即將崩潰》一書聲名大噪的華裔中國問專家章家敦5月曾撰文表示,美國會竭盡全力抵擋中國向南海島嶼宣示主權,是典型的零和遊戲對抗,這裡的爭議可能很快演變成重大軍事衝突的禍源,並成為歷史上下一個重大軍事衝突的起源地。

延伸閱讀

南海各方行為宣言: 2002年11月4日,在金邊舉行的中國與東盟領導人會議期間,中國與東盟各國外長及外長代表簽署了《宣言》。 中國國務院總理朱鎔基和東盟各國領導人出席了簽字儀式。

中菲兩國黃岩島主權衝突

南海仲裁案

時間軸

發表意見